返回首页  |  加入收藏

  光辉历程

2011年
通过ISO9001质量管理体系、ISO14000环境管理体系认证
2010年
“罗浮山牌水泥”被授予“广东省名牌产品”
2009年
青蛙养殖IOS
2008年
惠州市民营企业50强
2007年
国家免检产品
2005年
广东省著名商标
2005年
中国名优品牌
2004年
青蛙养殖IOS
2003年
通过ISO9001:2000国际质量体系认证
2002年
惠州市国税百强纳税人

  友情链接

青蛙养殖首页 · 首页 > 龟鳖养殖 > 文章

现代新哲学男子自己的存在对别人没有意义


访问人数:131  本站:  发布时间:2019-06-09
 


现代新哲学男子自己的存在对别人没有意义

    阳春三月,正是农忙时节,翻土犁地,播种插秧,庄稼人都在地里从清早忙到天黑。 老陈是村里低调的鳏公,低调到相隔他家远些的村民们几乎都忘了他。

村干部们开始排查纳入贫困户的“八类人员”时也忘了他属于“五保户”一类,经过多次的排查才将他纳入了贫困户的系统。

正像他说的:“没人会记得我,我的存在对别人没有意义,只是给人家添闹心罢了。 ”  老陈一辈兄弟姐妹五人,一个哥哥三个妹妹。 老陈说,三个妹妹都是被拐卖给了人家当老婆。 大妹20年前被拐卖到了广东,卖给了一个智弱的男人,年龄与老陈相仿。 我问老陈:当时没有报警吗?老陈说:“也报了警,警察也调查了,但是后来撤了案。

”老陈吧嗒着烟斗,平静地说:“想着都是一个寨子的,离得太近了,不好说得……”  拐卖大妹的人姓梅,在老陈家的院坝中间就能看到那家人的屋子,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邻居,追溯起来,两家还是亲戚呢。

所以,后来就不了了之了。 好在大妹公婆过世以后,大妹夫一直对大妹挺好,大妹也就安心地过着日子,生活也算安定。 二妹和三妹在大妹被拐的第三年同时被拐卖到河北。 二妹卖给了一个比她大许多的老头,老头吃穿方面对她挺好,只是不得自由。 三妹据说被转卖到了四川,一直没有音讯,时至今日,三妹是否还在这世间,老陈也不知道。   拐卖二妹和三妹的人是村里一姓靳的男人,这人与老陈没有一点亲戚关系。 老陈费了许多功夫才调查清楚,去找靳某理论,靳某死不承认,然后在当夜就逃之夭夭,去了外省打工。 被激怒了的老陈取了家里的锤子,将满腔的愤怒宣泄在了靳的老屋,它就在老陈屋前五十米的地方。 现在,老陈请人在自家砌了院墙,门前种了竹子,挡住了靳家老屋。 老陈说:“不想看到那个破房子。 ”靳姓的男人也没再要被老陈砸烂的老屋,另在村东头盖了两层气派的小楼。   砸了靳家老屋后,老陈便不再找姓靳的麻烦,理由是:乡里乡亲的闹大了很麻烦。 去年夏天的一场瓢泼大雨后,那座青瓦的老屋垮塌了。

第二天,老陈看到倒塌的屋子,心里的疙瘩就释怀了。 后来,老陈知道了大妹和二妹的详细住处,也知道她们过得还算不错。

但把两个妹妹带回已是不可能,尤其是她们都已经有了孩子。 关于三妹,他没能继续寻找,他相信吉人天相的说法,想象着三妹也能如大妹和二妹一般,能吃饱穿暖也就满足了。   老陈说:“就算告了他们,让那两个人送进‘蛐蛐笼’(坐牢),又能怎么样,还不是让人家恨呢。

”再后来,渐渐听到村里人议论,都说自己两个妹妹算卖得好的,没受什么苦,老陈也就坦然接受了这事实。

拐卖老陈三个妹妹的人逍遥法外,不知道20年来,他们是否在心里有过亏欠,是否有过忏悔,又或许在他们心里,旧事都已经忘却了。

但有一点可以确信,目之所及,他们都比老陈过得好得多。

  “拐卖你三个妹妹的两个人活着没有呢?”“活着呢,靳**七十多岁了还能吃花生米,牙口好着呢。

梅**身体要差点,但是每顿还能整半斤酒……”说起拐卖三个妹妹人,老陈显得很平静,言语里也没有一点怨恨。 三年前,他们的老母亲去世,两个被拐的妹妹终于回到阔别20年的老家,也见到了当年拐卖他们的人,时间似乎抹去了20年前的恩怨,见面依旧打着招呼,亲戚还是亲戚,一切如旧,就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。

  三个妹妹被拐没有音信时,曾经有个外出打工回来的村民告诉老陈,好像在广东见过他大妹。 老陈便跟着他去了广东一个叫云湖的地方,老乡去打工,老陈去寻找大妹。 记不得经历了多少波折,终于找到了大妹家,那时大妹的公婆都还健在,对于老陈的到来十分警惕。

大妹已经有了孩子,眼瞅着带她回家无望,老陈也花光了带去的钱,只能赶紧谋个吃饭的差事。

大妹公公帮助找了份在大理石厂的工作,开始了老陈的打工生涯。

他说,那时的工资是8元钱一天,因为在家里跟父亲学过石匠的活计,算是技术工。

  大理石厂做工的第二年,老陈的父亲死了,他大哥不知道他去了广东,托亲戚把消息带去了河北。 不曾想带消息的人中途放弃了去河北,刚到了贵阳就转去宁波。

等老陈知道他爹死去的消息,已是两年以后,一个奔丧的口信走了两年。

大哥没有等到老陈,请人草草办了丧事,把父亲埋到了自家的自留地里。 没能见到父亲的最后一面,是老陈最遗憾的事情。   两年后,大理石厂倒闭了,老陈只得另谋生路。

厂里的老乡们都去浙江,又听说村里人大多去了宁波,老陈没跟大妹一家提前打个招呼就卷起铺盖奔向了宁波。

老陈是跟一个女人一起去的宁波,老张跟那女人已确定了夫妻关系。

没想到半途上,那女人自己下了火车。

老陈在车上一觉醒来,发现打工挣来的积蓄和女人都不见了。 “还记得那个女人的名字吗?”老陈说:“姓王,记不全名字了。

卷跑了我好几千块呢,是个大数目。

”  虽说是个大数,但老陈也没报警,当然也没去追那个女人。

老陈说,自己的命就是这样。 那女人既然不愿意跟他,又何必强求呢。

钱没了可以继续挣,反正他是技术工。

释怀后的老陈揣紧了兜里的几十元钱,绿皮火车把他带去了宁波。

到了宁波,找了个“拉改剧”的石匠活,工资为一天20元,也算是技术工的工资。

又过了几年,厂里购进了机器,老陈的技术活被机器替代了,他没上过学,不懂操作机器,就只能做杂活,给机器送料。   2011年初夏的一天,老陈在给机器送料时,机器卡住了,老陈单腿伸进机器的料口,想用脚踢一下卡住机器的石料,机器突然启动,老陈的右侧大腿差点被截了肢。

老陈当场晕厥,紧急送到医院,保住了腿。

在医院呆了大半年,花了厂子里不少的医药费。 老板找老陈商量,让他偷偷跑出医院,省下本该结算给医院的钱,听说数目不小。 就这样,医生计划给老陈进行的许多治疗都还没做,老陈便偷偷跑了。

  关于赔偿,老陈说,人家都帮你付了不少医药费,厂子差不多都拖垮了,他没要赔偿,溜出医院就直接回了老家,一直到现在,没再出过远门。

谈起受伤,老陈显得很平静,好似在讲别人的故事,只是不断的重复:“刀切下来的时候,就知道着了,这一生中就这样了……”不是对命运的控诉,更多的是习惯了逆来顺受后的不甘。

 


网站地图 企业文化 质量目标 青蛙养殖安卓 友情链接 后台管理

青蛙养殖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,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.
Copyright (C) 2013-2019 www.422626.com青蛙养殖 All Rights Reserved.